服务与支持 |咨询热线 0931-8733767
  • 金城在线
  • 公司简介
  • 发展历程
  • 企业文化
  • 售后服务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微博会被微信超越?

来源:发布时间:2018-10-15 10:08:03

邵立在UC伯克利念的新闻传播硕士,当初想进《南方能源观察》做记者,由此认识。(贵刊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啊有木有——笔者注)




后来,他决定还是读博,现在在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读政治学。




跨界者往往可以做出好玩的东西,让我们看看他眼中的新浪微博和微信。




顺带说句:国内新闻传播的同学可以好好学习这个研究思路。


——————————————————————————————————




蒋志高:你怎么看新浪微博的独特作用?




邵立:政治学的社会运动研究有一个概念叫“政治机遇结构”。这个理论假设人们持续生活在某种(或各种)痛苦之中,但在稳定的社会政治条件下一般无法宣泄,直到“政治机遇结构”发生改变,改变人们集体行动的能力。新浪微博的出现或多或少符合这个概念,它的技术特点增强了人们的动员能力,就像地壳变化运动改变地形,形成河流,让人们的愤怒和不满“流”出来一样。




蒋志高:新浪微博今年以来明显衰落,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邵立:我认为与其传播特性结构有关。微博前几年的巨大作用是依靠它的传播能力。而它的传播能力又取决于它的传播特性。这不仅仅是技术上的特性,也有社会学意义上的特性。技术上看,微博的原始形态似乎将话语权“平分”到每个用户身上。这致使初期普通用户获取了和官方用户(政务微博)相似的权力,实质上是增强了民众的话语权。但随着使用的演变,新浪本身技术的调整(更多功能推广大v和政府微博),现在已经越来越不平衡。




对于后者社会学的特性,我们不难判断微博的传播其实一直都不平衡的。在屡次微博事件中,活跃的大V和媒体,尤其是活跃的媒体的关系网络,发挥了核心的作用。所以最近对大V和《新快报》的运动打击应该是微博衰落的原因之一,但事情可能远比这个原因复杂:




第一,我最近在考察到底哪类微博在设定《南方都市报》的议程。




这是我一个初步内容分析的图。我将《南方都市报》4年里标题出现了“微博”二字的文章摘取出来,然后进行内容分析。最高的淡蓝色那条线是文章总体数量的变化,包括评论,软文广告和娱乐体育国际新闻等等内容。




我将所有涉及到国内公共利益和公共机构(政府部门、国企)的新闻划分为公共新闻(约占总数的31%),再考察里面提到的“微博”到底是指谁的微博,即谁是议程设定者。




我总共将议程设定者分成四类:大众(P,深蓝色那条线),媒体(M),政府(G,即政务微博,浅绿色那条线),精英(E,大V或名人)。




我的初步结论有两个:




1、南都对微博的兴趣在2011达到顶峰,然后逐年下降。而它对政务微博和对大众微博的兴趣的变化曲线,是跟随着总体变化趋势改变的。这说明微博公共功能的衰落不一定和管制有关,也有可能是公众和媒体本身对微博失去热情。




2、即使在起步阶段的2010年,政务微博对南都的议程设置作用都很大。下图是政务微博设定南都议程占所有公共事件的百分比,而且这种作用很稳定,没有随着政务微博的发展而发展。(这也有可能是南都身处广东,政务微博发展较早的原因,我还打算将北京晚报作对比,不过还没来得及分析)




但是,政务微博的效果可能被低估。因为微博的威力很多时候体现在突发事件之上。政务微博在日常的表现比较稳定,但在突发事件发生后能够迅速控制媒体的议程。




为了验证考察这一点,我对比了温州动车追尾和黄岛爆炸两个案例。显而易见的是,动车追尾铁道部26小时后才召开发布会,还搞出个反正我是信了的笑话。但黄岛爆炸几小时内中石化、当地政府微博都出来发布官方信息了。另一个有意思的是,两个案例都有禁令。但动车追尾的第一个禁令被媒體和大众直接无视了。




所以我将温州动车追尾发生后第二天,和黄岛爆炸的当天和第二天的报道拿出来对照。我用的数据库是慧科搜索里指定的国内有影响力的十几个报纸(包括一些有名的都市报和党报)。关键词是 (温州 动车) 和 (黄岛 爆炸)我读了每篇报道,分辨出它们报道的信源种类。和温州动车相比,黄岛的新闻篇数较少,而且很多事实源于新华社通稿。但我还是区分出1)记者观察、描述,2)政府通报; 3)记者采访市民 等三类信息来源。




这是我后来的统计数字。在媒體记者自身观察作为信源的比例相差不大的情况下,黄岛事件中,政府的话语权分明比温州时要强大。




在所有信源的统计里。信源出现的频率很稳定。温州平均155个字会出现一条信源,而黄岛平均140字会出现一条信源。




温州动车追尾,民间微博作为信源占到24%,在所有来自民众的信源里,比例超过50%。而黄岛则只有占所有信源的4%,还包括好几条以“答网友问”形式出现的来源,而非真正提供现场状况的民间微博。




反观政务微博,黄岛则有明显增加。在所有信源里占了9%,在政府来源里占了21%,还没包括本来来自于微博但由于报道里没写明确,我将它们当成普通政府公告来统计的几条。而在温州,仅有的几条来自官微的信源都是来自浙江卫生厅和浙江组织部长蔡奇(非核心)。




我的初步结论是,政务微博在突发事件“挤出”民间微博的能力已经增强。这种增强是政府信息发布和信息管制协同作用的结果。从这个角度上说,新浪微博的衰落正是源自政务微博的推广和成熟。




蒋志高:你怎么看微信?




邵立:相对于微博,微信的公共性没那么强。其公共讨论的可视度(visibility)没有微博那么强大,传播更私人一些。而且公共帐号的单向传播更明显,这也是它尺度比微博大的原因之一。




蒋志高:你关注哪类微信公众帐号?




邵立:相对于微博,我对微信没有那么深度使用,只是等公车那十几分钟看。我喜欢的帐号有两类,一是喜欢挂长文的,像腾讯大家、网易真话、旧闻评论等。二是轻松消遣的,如咋整、雷氏酒店等。


相关文章
  • 预约专家

    为您提供一对一解决方案
    立即预约
  • 售前咨询

    周一至周五9:00——17:30
    立即咨询
  • 联系方式

    13919049954

    全国7×24小时热线服务
  • 免费报价

    专属专业顾问1对1报价
    免费报价